加载中,请稍候

由医生倒推的投资生态 独家专访重山资本鲁东成丨医疗资本


来源: 品途 四百味


6年前,重山资本创立,第一期重山旭生基金医疗消费基金投资完成后,聚焦医疗早期的二期基金,重山远志基金完成募集,截止目前投资医疗机构30家。


2015年,国家层面出台20余个深化医改的政策文件,包括公立医院改革、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改革、鼓励社会力量兴办健康服务业等等。年底,重山远志基金成立,“这支基金就是迎合医改政策成立的,我们希望搭建一个生态”,重山资本创始&执行合伙人鲁东成说道。


作为一支专注医疗健康领域风险投资基金的掌舵人之一,国家政策是否有松动,是鲁东成选择某一赛道的重要因素。


2016年,重山在近1000家医疗机构中选投了20家,那一年,大中华区 VC/PE机构在募资、投资、退出方面大幅下滑,资本经历寒冬,但对重山资本来说,他们觉得是个很好的机会,一方面是对政策敏感,另一方面是重山的专业医疗背景。



从医生到投资人


“医疗行业跟其他行业不太一样,有很多壁垒,不会像TMT行业一样马上有巨额回报,这个行业不能完全从资本角度定要求。”医疗从来都不是赚快钱的地方,学医出身的鲁东成一直明白这一点。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鲁东成完成北大医院的心血管医学博士学业,获得了前往美国耶鲁大学做访问学者的机会,正是这第一次美国之行,彻底改变了他的职业轨迹,从强科学性的医生走向了变数不定的投资领域。


在这两重身份变换的中间,鲁东成做了三件事——在国外医疗机构工作,创业成立两家生物科技公司,在耶鲁商学院读MBA扫盲。当他决心从医生完全抽离到投资人时,医生、创业者、商学学位的三重背景,直接带他走进了生命科学专业投资领域。


“国外的医疗投资比较专业化,很多都是医生、医学博士等等,我的转行并不突兀,而是做更专业化的事。”2008年,鲁东成回国加入英飞尼迪作为合伙人;2012年与江西铜业集团合作成立重山资本并完成一期基金募集;2015完成重山二期基金的募集,专注于医疗大健康早期项目。


看了美国、以色列医疗圈,再看国内的医疗行业,鲁东成无不感慨,“我从这个行当里出来,回来的时候再看中国的医疗,无论是医药、器械,还是医疗服务,改变的是房子漂亮了一点、设备先进了一点,其他的服务和格局都变化不大。”


也是因为变化不大,这让鲁东成看到了机会——提升服务质量、优化资源配置、改变支付方式、推动商业保险,包括信息化、远程技术,在每个细分领域内,都蕴藏着有待激活的市场能量。


医疗行业存有变动,资本进入不应该是破坏,而是推动行业生态建立,鲁东成把重山在建的医疗生态比喻为建一座花园,不仅做最早的参与者,还要做长期的建设者,种花、招蜂、唤鸟。

 


黏合闭环,服务医生


重山是投早期的风险基金,实则是产业资本式的生态布局。连锁医院、药物、器械、新药、支付、保险等都是其产业布局。


“我们整个布局有投医疗机械,也投新药和康复,是大健康的概念。”


各项目在重山的投资闭环内连接、运转。例如,需要推广创新技术的企业可以借助体检、支付、流通等行业平台;医拍智能的文字识别技术、数据挖掘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可以为被投企业输入技术;围绕支付端,已投项目有善康科技,推出了中国首个PCI术中意外险,也在陆续推出医师责任险。


生态布局中的每一个项又会延伸出一个小的微生态。


以睛亮连锁为例,背靠中山眼科,重山会去寻找有社会信任度的眼科名医和好的运营团队搭建创始团队,定位细分市场,比如眼部疾病预防、恢复和眼周围美容等交叉领域,加上强运营和专家梯队,轻医疗模式形成后的下一步就是布点。


睛亮连锁的项目由重山和奥飞动漫一起投资,目的是通过一些游戏引导达到改善眼部疾病的问题,其中,各个资方都有自己的资源,一起去引导,睛亮连锁从去年5月到现在已经开业了三家店。


“医疗的市场很复杂,找准生存点很重要,可以有好几个层面,能吸收的就吸收,吸收不了就找独立的东西去做落地,往上可以考虑智能化眼镜配置,往下也可以垂直延伸,这就是一个有上下游的微生态。”眼科之外,肿瘤、心血管的垂直微生态也在加速布局中。


重山的布局思路是医生倒推市场,在鲁东成眼里,医生是医疗服务的终端用户,不论药品还是器械,都是交到医生手里,以此进一步延伸,服务医生创业者也是重山的投资特色。


                                          为什么看好医生集团?


“比起在传统的医院,全职加入医生集团的医生是更有活力的。”2016年,重山资本投资国内第一家获得医生集团执照的深圳博德嘉联医生集团,此后陆续投资了影联科技、蜜肤医疗、华医英诺、好孕帮等。


医生集团是技术方,他们需要平台,包括线下的实体医院,需要执照和设备,还需要运营管理,包括如何做市场和系统管理。


“我们不做买楼盖医院的事,这种资产回报率低或者很难收回成本,医生集团的回报周期很短,一但运转就有现金流,我们要做的是把医生集团做成品牌,有持续性输出的能力。”重山主要通过人员配置和运营来服务医生集团。


早期的医生集团是重山关注的,所提供的服务包括三方面,第一是搭建医生集团创始团队,形成创始人跟全职医生平级别的架构,第二是职能分层,第三是定位业务范围并进行拓展。


“一个医生拿着一把手术刀来了,其他什么都没有,但他需要很多东西才能生存,重山资本就会给他很大的机会,从财务、人事、运营、管理、商务、拓展、品牌等等方面,当然,也不是有医生要创业我们就给钱,我们有严格的选择。”鲁东成说道。


2014年,从国内第一家医生集团在本土出现,3年来,医生创业成为热门。有媒体统计称,有超过500家医生集团已经在国内落地,这其中既有实干型,也有僵尸型,既有轻模式,也有重落地。


但在如此多的医生集团中,获得融资的寥寥可数。据《四百味》近期采访梳理发现,具有长远发展愿景、对上游医疗保险和下游分级诊疗都有需求、在医疗格局中能切准垂直定位的医生集团,一般更易于获得资本关注。



对话鲁东成:

「接下来是医疗发展的黄金十年」


《四百味》:重山投资的医生集团不少,但有一部分投资人不看好医生集团,你怎么看?


鲁东成:我们的细分领域是从医生终端倒推的,围绕医疗服务延伸,我们看的是医疗市场里还没被满足的刚需,医生集团是一个方面。很多人不看好医生集团,首先你选择什么样的模式很重要,其次是选创业者,很多人是不了解医疗行业的。


《四百味》:国外对医生集团的投资逻辑能嫁接到国内的医生集团投资吗?


鲁东成:很多国外的投资都是在医生集团有了一定体量后要落到实的不动产来增值,就是买一块地,计入总资产,目前在中国,我觉得不太适应,投资太高,不动产也发挥不了作用。


《四百味》:国内外的医疗投资环境有什么不同?


鲁东成:很多早期投资机会是在药、器械和信息服务,医疗服务没什么机会,他们整个的体系和咱们不一样,整个环境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


《四百味》:从你的医疗投资经历来说,如何前瞻性地看到风口?


鲁东成:我一直在投资一线,对很多东西观察会多一些,做回归本质的投资,不追泡沫。比如投养老,就是因为看到太多七老八十的失能父母。我们投了好几家最后都成了行业标准的制定者,如果我看到一家企业两年之内能跑起来,我也不管别人投不投,我自己肯定投。


《四百味》:中国医疗发展的最好机遇集中在哪段时间?


鲁东成:我们现在的医疗服务是政策红利的阶段,然后是从体制内到体制外的人才红利,我觉得未来十年会是一个非常好的黄金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