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候

从科学家到企业家,岂止一万步丨独家专访影联CEO张子衡

采写丨杨慧林

编辑丨尹磊



经验是成为企业家最好的发展线索之一,它可能来自于自身,也可以借力于他人。


站在门外的人很难看懂或想通,只有经历痛苦的抉择,感受到不适,才更能看到机会。脱离舒适区,是张子衡的信条。


安徽影联网CEO张子衡对《四百味》说:“我这个人比较钝,积累了很多痛苦的经验。”先别人一步体会痛苦除了迅速积攒经验值,更是一种能提高共情能力、作出具有前瞻性的判断、巧妙平衡各方关系的路径。当别人想大幅度往前走时,可能会变成欲速而不达,而压力会挤压其无法客观、理智地做出思考和判别,这个时候机会就来了。

 


人和:抽丝剥茧


张子衡经常会被问到一个问题,“你们和联影有什么关系?”


“可以说,我们和联影是合作关系,共同打造安徽省影像云新平台。上海联影的强项是影像的高级后处理,安徽影联的则在互联网分级诊疗的业务流程上有所建树。”张子衡说。


2017年5月26日,安徽省影像医联体正式成立,当天宣布了安徽卫计委、上海联影、中国电信、安徽省医学影像联合体(影联网)四位一体的影像云建设模式。张子衡回忆说:“省卫计委牵头、企业参与、专家参与是安徽省影像云的基本建设模式,其中我们负责安徽省影像云的联网和运营工作。”


而安徽省影像云上升到安徽模式并非一蹴而就。2009年影联网的专家团队建立了“医学影像园”论坛时,就已经开始了通过互联网解决影像远程诊断的思考,直到2015年打造“影联网”平台,并以公司的形式运营步入正轨,历经漫长的鏖战。2015年10月,影联网拿到重山资本投的天使轮,扶上马还要送一程的重山资本在影联网后来的融资中还给出“创建安徽模式,引领中国影像云建设”BP的名称建议。


与此同时,在这个时间轴的转动下,张子衡从学者成长为管理者。2009年之前,张子衡从南开大学到北美求学,2009年之后在耶鲁大学医学院磁共振中心做心脏核磁工作,在此过程中接触到医疗。


回国后加入GE的科学家团队做磁共振科研工作,和各区域的三甲医院合作。张子衡解释说:“通过磁共振数据来定量的分析、评估病例,是精准医疗的一部分。这份工作很特殊,他被戏称为“乙方公司里面唯一具有甲方色彩的人”,在医疗圈很多内行聊天对自己的科研方向都是含糊的,而在与我们的交流中都会将对疾病的思考、分析和盘托出,很涨知识。”


在此过程中,张子衡意识到“做科学家觉得很‘飘’,很少真正涉及科研的前沿问题,不够'接地气’,比如接触不到如何与医院沟通并让其达成购买意向……”于是,2014年毅然决然地转做产品经理,有科研背景的张子衡从科研的角度切入,负责上海、江西和安徽3个省的销售支持,与医院的专家“打成一片”,也是在这个过程中,结识到了影联网专家团队的专家李传富,他既是医学影像专家、信息技术专家又是人工智能专家。


“后来,我想知道资本运营模式,如何去投资,如何去融资,如何去设立基金,如何撬动杠杆,这会对眼力和判断很有帮助。”2016年张子衡加入复星资本做医院投资,当时影联网已经开始了影像远程诊断的联网工作,乡镇医院、县医院和省医院联了十余家。“通常乡镇医院没有PACS(影响归档和通信系统),我们会免费给它装一个PACS,县级医院是有PACS的,我们要和PACS做接口,乡镇医院把片子传到县医院来远程会诊。”


2016年11月还在复星资本任职的张子衡,以顾问的形式加入影联网,当时平台已联通了80余家医院。2017年3月张子衡正式加入影联网。

 


天时地利: 借风掌舵


《管子·牧民》:“不务天时,则财不生;不务地利,则仓库不盈。”借天时、借地利,影联网不仅跑得快,而且跑得稳。对数字极其敏感的张子衡对每个时间节点都记得相当清楚。


业内认为影像数据在医疗数据里面占80%以上。当时的安徽省卫计委希望利用省影像云实现全省的互联互通,使分级诊疗得以落地。2016年5月11日安徽省卫计委同时发了两个文件,县域影像中心试点方案和安徽省影像云建设方案。2017年初,国家卫计委强推分级诊疗,安徽省影像云建设得以进一步发展。


县域医共体是安徽医改的项目,县级医院把乡镇医院的若干家归到自己的医共体范围内,从财务协同、人事协同上来看,乡镇医院已经相当于县级医院的驻外科室。这是影联网联通各个医院的所需要面对的现实的医改情况。“要往前推,一定要了解医共体所囊括医院的状况,给他们量身定做落地方案。”张子衡说。


2017年4月7日,当时的安徽省卫计委批复安徽省影像医联体成立。同年5月26日,影像医联体正式成立,影联网也名正言顺地变成了影像医联体的服务团队。6月28日影联网与联影正式签双方合作协议,共同打造安徽省影像云平台。“我们负责县级医院和相乡级医院的联网工作。”张子衡说。


在影像云的建设过程当中,“政府主导,企业执行”的项目模式逐渐清晰。“就像走路一样,左脚右脚,互为支撑,互相促进。”张子衡说道。2017年8月,安徽省卫计委出台对县级医院和乡镇医院打分的政策,其中影像诊断和远程会诊是其中一个打分项,在这个阶段,影联网联的医院已经超过400家。


2017年12月7日当时的安徽省卫计委下红头文件,要求在2017年12月31日之前,每一个县域至少有一个县级医院要联入到影像云平台。2018年8月31日之前,所有的县级医院都要联入安徽省影像云平台,风向指定后,影联网的工作顺风顺水。


2018年4月16日,国务院下发了《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中互联互通成为大势所趋。为影联网的发展加了把油。“影联网作为平台化的产品,目前为止注册量已超过20万,联通的医院有800余家,安徽省影像云存档的数据将近130万,会诊14万例。”张子衡以数字记录影联网的成长。

 


进化:拨云见日


2018年6月影联网宣布完成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本轮融资主要用于建设安徽省医学影像云平台和医学影像智能化诊断技术研发。由科大讯飞领投,重山资本跟投。这轮融资之后,科大讯飞除了是股东,也成为影联网AI技术的合作伙伴。


影联网涉及到两个平台,一个是影像云平台,另外一个是人工智能平台。“影像云平台我们在负责安徽省影像云的建设和运营;人工智能方面,主要是和科大讯飞共同研发。”张子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