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候

辅仁淑凡 | 服务2000所学校、240家机构,专注心理健康赛道的辅仁淑凡向数字疗法方向迈进

当被问及这两年公司的变化,辅仁淑凡创始人娄骥用了一句“守初心,迎变化”来总结这段时间公司的发展。

 

守初心指的是业务方向上,辅仁淑凡一直在产学研方面不断发力与突破,正朝着构建国内心理健康全生态服务商的角色转变。依托于北京师范大学,辅仁淑凡拥有深厚的学术底蕴和研发实力,目前共获得6项发明专利、40多项软件著作权。除了给学校和第三方青少年成长教育机构提供青少年心理健康全套解决方案外,辅仁淑凡也在校外不断设立青少年线下成长中心。截止目前,辅仁淑凡已服务2000所学校、 240家机构,覆盖19个省、 50多个城市,沉淀了中国青少年的心理大数据逾3000万条。

 

迎变化指的是企业向纵深发展过程中,所处的市场出现了新的痛点和难点要去解决。“在校外建立青少年线下成长中心时,有两个比较困难的问题逐渐浮现。”娄骥告诉动脉网,作为缓解校内心理老师不足而设立的青少年线下成长中心,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服务由家长还是学校来付费,因为学生人数多,学校没办法做到大面积且持久性的付费,由此延伸到第二个问题便是在家长端,由于家长对心理疾病的预防与治疗还存在一定的认知差,付费意愿并不强烈,市场需被继续教育。

 

如何找到更加高效的商业模式?又该用怎样的角度去看待目前在心理健康赛道的商业探险?竞争壁垒的构建还需要哪些元素?面对企业快速发展中遇到的这些问题,辅仁淑凡正在给出自己的解法。

解法一:以学术为依托,从细分领域切入,致力提高青少年注意力

 

辅仁淑凡是国家级第一批高新技术企业,依托于北师大的学术资源,辅仁淑凡先后开发了多项心理软件,以及心理学硬件产品,积淀了丰厚的学术底蕴和研发经验。

 

在心理健康领域不断拓展过程中,娄骥在思考什么样的痛点是最让家长们在乎的。“注意力或许就是其中之一。当你告诉家长他们的孩子有心理疾病时,他们往往是很难接受的,这导致了他们内心天然的排斥。”娄骥表示,由于注意力关系到一个人获取信息的能力,也就直接影响到孩子的学习成绩,这就变成了家长们非常重视的心理健康问题。

 

根据中国优生优育协会的调查统计,中国约75%的儿童都存在不同程度的专注力问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将注意力问题列为引起全球儿童学习障碍的首要因素。

 

基于上述市场痛点和丰厚的学术底蕴以及强大的研发能力,辅仁淑凡开发了一套名为DS3注意力测评训练系统,其可为5-12岁青少年进行注意力的测评和训练。该系统由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权威专家团队研发,是最新科研应用成果,主要以注意力及其四个基本品质为理论支撑,其具有五个特点。

 

一是科学测评。该系统从注意力的广度、稳定性、分配、转移四个方面测查5-12岁儿童的注意力状况并进行相对应的训练。

 

二是制定1V1专属系统训练方案。根据系统测评结果自适应为每一个青少年推出系统训练方案,注意力训练包含眼疾手快、眼力比拼、寻觅宝藏、数字矩阵、目标搜索、顶级侦探等游戏。在科目设置上,有行为训练、软件训练、闯关式训练及家长课堂。

 

三是结合脑波反馈生成一体化训练报告。系统会实时监控学生训练过程中“放松度与专注度”的脑电波跟踪反馈参数,控制机体内部活动,采集非意识生理活动,结合机器训练与脑波反馈,生成详尽、科学的训练报告,训练师根据训练报告与学生表现,不断调整训练时的协助工作,确保训练效果。

 

四是家、校、学生三位一体辅助训练。辅仁淑凡提供便捷的家庭训练项目,结合校外、家庭辅助训练方式,线上线下无缝衔接,做到效果实时掌握,每周2-3次,每次5-10分钟视频打卡帮助孩子建立良好专注习惯。

 

五是再测检验训练成效。工作人员会每隔3个月会对孩子进行一次注意力测评的复检,在测评-训练-测评的反复测查及训练中,更好地帮助儿童提高注意力水平,激发孩子能动性自主发展,帮助学生解决学习困扰。


截止目前,注意力测评训练系统已在数十所中小学中使用,200多家教育机构加盟DS3注意力测训系统,服务培养2000余名孩子,注意力提升标准效果达86.67%。

 

在学校端,注意力测评训练系统采用硬件+账号+测训卡+季卡的套餐服务模式。注意力测训一体机(大机器)一般摆放在学校心理展室中,供教师及学生共同参与测评训练,小型注意力测训机可根据班级及教师需要,放置于各个班级灵活使用,测训卡则是对全校学生注意力四维度进行专业测评,从而筛选出少量注意力严重缺失,需要通过专业训练手段提升的个别同学,为其制定针对性训练方案,科学提高学生注意力,从而全面提升学习成绩。

 

解法二:向数字疗法迈进


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大多数地区为抗击疫情都采取了隔离及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这对慢性病患者和存在精神健康问题的患者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针对此,作为一种全新的解决方案——数字疗法(DTx)在美国被提上了议事日程: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以及FDA在不久前联合发布了《用于在新冠疫情期间治疗心理疾病的数字健康设备的强制政策》。动脉网在近期文章《数字疗法将成下一个蓝海?美国FDA半年新增7项审批,国内迎来新进展》对此有深入分析。

 

在提高注意力方面,数字疗法具有明显效果。美国企业Akili Interactive Labs针对儿童多动症的数字疗法随机临床实验中,共有348名儿童参加了临床实验,数据显示基于视频游戏的数字疗法在改善儿童多动症方面具有统计学意义上的优势。

 

与之相同的是,辅仁淑凡的注意力训练方案也涉及到这一领域。“我们研究和帮助的对象是非临床的有注意力困扰的孩子。”娄骥表示,在多年的发展中,辅仁淑凡积淀了超三千万条中国青少年的心理大数据,涵盖到200多万青少年,加上现在2000多名的非临床儿童和100多名临床ADHD的儿童在训练,也在不断积累非临床注意力困扰孩子们的测评数据和训练数据,公司具备了非常夯实的数据储备基础。

 

除了具有大量的数据,辅仁淑凡在学术上也在持续推进更深入的合作。去年11月,辅仁淑凡与北京师范大学签订了北京师范大学科学教育研究院合作共建协议。此协议的签订,标志着校、企、政搭建科学教育产学研平台进入实质性运作阶段。对于辅仁淑凡来讲,其在中国青少年科学教育、核心素养养成、行业标准化推进、数据应用等方面也将取得更多成就。


既有学术积淀,又有数据基础,辅仁淑凡具备了向数字疗法继续深入发展的优势。接下来,辅仁淑凡的目标是与相关医院进行研究项目的临床立项,最后便是拿证。“我们希望经过几年的努力,能够有效改变患有ADHD的孩子们的状态,让他们摆脱疾病的困扰。二是能够为他们建立康复机构,让国内有注意力缺失的孩子们有地方去康复和治疗。”